字号:       您的位置:两岸关系杂志社  >  《两岸关系》杂志2014年第4期  > 正文

台湾“太阳花学运”观察

2014年05月22日 15:16

  历时一个多月的台湾“太阳花学运”在4月10日晚结束,占领台“立法院”议场的学生的诉求得到部分回应。一般认为,这场学生运动并不单纯,而是夹杂着国民党内部矛盾、民进党内各派系争斗以及民进党政治动员模式的调整等诸多因素,其对台湾政局、社情民意和两岸关系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国民党整合更加困难

  国民党的整合以及团结问题一直是困扰其党发展的重大问题。2008年5月国民党重新上台执政以来,马英九在用人问题上的洁癖风格一直受到诟病,马英九执政团队与国民党内各个山头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尤其以马英九与王金平之间的关系表现得最为突出。这种局面使得国民党内部的整合问题越来越严重,党的凝聚力也日渐涣散。

  这场学生运动,加剧了国民党的内耗。这次运动中马英九与王金平的矛盾表现得淋漓尽致,台湾坊间甚至不乏王金平借此次学生运动的机会报一箭之仇的说法。“王马心结”由来已久,从2005年国民党主席选举以来双方形成的矛盾一直未解。有台湾媒体曾指出,这种矛盾从根本上说是两种政治文化的不同,马英九一直希望用西方的政治理想改造国民党,而王金平则是国民党内传统政治文化的代表。正因如此,双方的矛盾具有不可调和性。去年的“关说案”使双方的矛盾冲突达到了顶峰,马英九企图借“关说案”拔掉王金平这枚“钉子”,双方攻防异常激烈。虽然风波逐渐平息,但是两人的梁子却越结越深。今年初,台“立法院”会期开始前,马英九强势推动两岸服贸协议在本会期内通过,这无疑给身为“立法院长”的王金平以很大的操作空间,提供了借服贸协议审查对马英九施以还击的机会。王金平多年把持“立法院”,与蓝绿“立委”的交情非同一般,这是其可资利用的重要资源。学生运动退场之后,本已平息的王金平“国民党籍案”,由于国民党提出继续上诉,使得国民党内耗再度加剧。

  媒体也注意到,在这次学生运动中,国民党内的实力派政治人物大多采取观望的态度。当学生把诉求转向“反马(英九)”之后,国民党内大佬和执政的地方县市长基本上没有人“挺马”,最多只是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这意味着,国民党内对马英九的不满已经不是个别现象,如果未来马英九不改变行事风格,国民党内部不进行改革,马英九面临的形势还会越来越严峻。

  这场学生运动,冲击了国民党在两岸关系议题上的主导地位。自2008年国民党重新执政以来,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成为台湾社会大众的主流认知。海协会与台湾海基会签订了21项协议,国民党在两岸议题上的主导地位越来越稳固。而这次部分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只是在得到王金平提出的“在两岸协议监督条例完成立法前,不进行有关协议的党团协商”承诺后才退场,就使得服贸协议在本次“立法院”会期内获得通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再加上本次学运力图塑造国民党“亲中卖台”、“黑箱操作”的形象,使国民党在两岸议题上的主导地位受到一定冲击,也迟滞了两岸关系进一步发展深化的步伐。

  这场学生运动,凸显了国民党对台湾岛内社会力量的影响力不足。在台湾岛内,社会力量一直在发挥着作用。“两蒋”时期,国民党对岛内社会力量的控制力和动员能力一直很强,而在“民主化”时期,随着国民党放松对岛内社会力量的控制,导致台湾社会力量的自主性增强,国民党对社会力量能够施加的影响也越来越弱,终使其成为民进党反对、制衡国民党的重要工具。国民党对岛内社会力量影响力降低意味着该党动员能力的下降,进而影响其危机处理能力,一旦民进党以社会力量为名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国民党的应对也就变得无处着力。国民党对这次学运的处理就是一个典型个案,民进党通过学生运动以激进、对抗的方式向国民党表达自身的诉求,国民党的处理就显得手忙脚乱,在有关服贸协议的问题上步步后退,接受逐条审查和“两岸协议监督条例”立法的要求,将自己推到非常被动的境地。

  这场学运动,使国民党内部矛盾更加暴露无遗。有岛内媒体认为,学生运动使马英九陷入进退维谷的困境:如果坚持其将国民党改造为选举机器的目标,并坚持按照西方政治模式改造国民党权力结构,马英九目前的困境还会进一步加深;但如果马英九放弃改革国民党的目标,且在改革工程已经启动的情况下,则有可能使国民党逐步走向萎缩。何去何从,国民党又一次站到了十字路口。

  民进党的一石数鸟之计

  民进党一直不愿承认与这次学生运动有任何直接关系,蔡英文甚至不愿承认她认识学生运动的组织者林飞帆等人。但是从学生运动组织者的民进党员身份来看,民进党恐怕脱不了始作俑者的嫌疑。同时,关于这次学生运动的“成果”民进党能不能收割的问题,台湾社会也有诸多讨论,很多观点认为民进党很难收割这次学运的“成果”。但事实果然如此?从不同的视角来看,民进党事实上已经收割了学运“成果”,而最为得利者就是蔡英文。

  利用这次学生运动,蔡英文为上位扫清了障碍。学生运动前不久,蔡英文宣布参加于5月举行的民进党主席选举,其参选声明中提出“重视公民运动”、“改造民进党”等说法,这次学生运动的组织者据传多是蔡英文培养的“青年军”。台湾一些舆论也认为,这是蔡英文发动的以学生运动为表现形式的政治运动,并企图通过这次学运,既打击民进党内其他派系又打击马英九和国民党,为其更上层楼创造条件。蔡英文面临今年5月民进党主席选举和201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双重压力,在民进党内苏贞昌、谢长廷等派系势力仍然较强的情况下,蔡英文需要通过某种方式首先为党主席选举扫清道路,组织群众运动成为其最现实的选择。蔡英文以其对学运的掌控展现了对局面的控制能力,从而对苏贞昌等老派政治人物产生压力。学生运动结束后,苏贞昌、谢长廷先后宣布退出民进党主席选举,蔡英文以一个人参选的态势顺利扫清了当选民进党主席的障碍。同时,这次学生运动也让国民党深陷泥沼,引发台湾民众对国民党和马英九当局的不信任感加剧,连带影响了国民党在两岸关系议题上压制民进党的空间

  利用这次学生运动,民进党延缓了其在两岸议题上被边缘化的不利地位。“逢中必反”是民进党的一贯策略,也是民进党在两岸议题上逐渐被边缘化的原因之一。民进党不敢公开反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但又不甘心在两岸交流中充当旁观者,于是对两岸交流采取坚守“台独”立场、弹性处理两岸交流具体问题的态度,这种做法是一种利益指向性的策略运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民进党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积极“搅局者”。两岸服贸协议签订后,民进党就通过各种方式杯葛、拖延服贸协议在台“立法院”获得通过,这次学运可以说是民进党阻挠服贸协议通过的另一种形式,基本达到了民进党的目的。民进党通过阻挠两岸关系发展的方式强调自身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其在两岸关系问题上被边缘化的趋势。

  利用这次学生运动,民进党为未来选举动员进行了演练。有些台湾评论认为,这场学运是民进党为应对今后选举进行的一次“大演兵”,民进党中央高层、执政县市长以及各县市参选人,大多亲临台立法机构议场为学生站场,民进党各地方党部和“立委”地方服务处也积极发动支持民众到台北支援学生,个别民进党“立委”甚至到“立法院”绝食抗议。这次学运既为民进党各色政治人物提供了“表演场所”,也为各自的选情提供了“试水”空间,但最重要的是为民进党提供了今年“七合一”选举前的动员、组织和宣传舞台。

  有媒体分析认为,这场学生运动是蔡英文主导民进党的“祭旗”之作,意味着蔡英文主导民进党后的社会动员方式会进行较大的调整。一般认为,民进党将通过陆续营造议题的方式不断凝聚岛内反对国民党和反对大陆的支持力量,迟滞两岸交流的发展速度,将两岸关系拖回到低度对抗的状态,重塑民进党在岛内政治话语和两岸关系议题上的主导权。从历史的角度观察,蔡英文在处理这些问题时从来不惮于使用暴力,当年海协会长陈云林赴台时绿营煽动的暴力冲突就是典型的例子。从这个角度上说,未来民进党利用台湾社会运动对抗国民党和马英九,干扰破坏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可能成为常态。

  学生运动的后续影响

  部分台湾学生占领立法机构议场活动虽已告一段落,但仍余波未平,其对台湾未来政治经济社会的影响,甚至对两岸关系发展的影响,仍有待冷静观察和评估。

  台湾经济毫无疑问将受到不利影响。台湾的服务业有一定竞争力,但岛内市场狭小,而大陆拥有广阔市场和消费能量,能够为台湾服务业发展提供广阔空间和巨大机遇,这是任何不带偏见、稍有常识的政治势力和人士都不能否定的。但在这个机遇面前,“台独”分裂势力不仅视而不见,反而出于“反中”、“仇中”的一贯心理,鼓噪煽动出一场闹剧。有媒体一针见血指出,这次学生运动对台湾经济发展毫无疑问会造成重大损失,是可以预期的“大概率事件”,对台湾融入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有百害而无一利。

  开启了以体制外手段冲击台湾正常政治社会秩序的恶例。台湾一直以“民主社会”自诩,但这场学生运动却受到社会大众的诟病和媒体舆论的负评。许多舆论认为,这种体制外的做法实不足取,如果被后来者效法,可能会导致台湾政治秩序系统的崩溃。如果这种情况不能被有效制止,未来还会有越来越多的效法者,台湾政治社会正常运作承受的压力会骤然增加,不排除出现政治动荡的可能,这对未来台湾维持正常社会秩序是一个严峻挑战。

  对今后两岸关系发展带来一些影响。这次学生运动加剧了部分台湾民众反对国民党和马英九的情绪,特别是通过绿营政治人物和媒体对马英九和国民党高强度、长时段的污蔑攻击,使得部分台湾民众“反中”、“恐中”心理有所强化,从而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带来不利影响。有学者对此指出,近年来,大陆通过让利的方式不断推动两岸关系发展,但就是这样一个对台湾利大于弊的服贸协议,竟能被民进党和激进“台独”势力丑化到如此不堪的地步,同时又被用来煽动岛内民众的恐慌情绪,确实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有关岛内媒体对事件的调查表明,占领台“立法院”议场的许多学生根本不知道两岸服贸协议为何物,这让人大跌眼镜,自然也刺破了民进党和激进“台独”势力所谓“服贸危害性”说词的谎言。

  有分析认为,当前台湾社会隐藏着某些不安定和不稳定的潜流,充斥着焦虑和躁郁的情绪,这种情绪一旦遇到合适的时机,就会爆发出极强的破坏力。这场学生运动背后体现的就是这种不安定的情绪,其对未来台湾政局和两岸关系发展将产生何种影响,应该引起两岸各界高度重视。

作者:王一鸣 陈 星

[责任编辑:施琅]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甲35号 邮政编码:100037